Content on this page requires a newer version of Adobe Flash Player.

Get Adobe Flash player

通知公告 培训有关情况的问答   
今天是: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科研开发 > 教材开发
一 一五师在鲁南
[字号: ] 2016-04-01 沂蒙红课堂杂志 梁必业  阅读次数:450



一九三七年七月七日,日本帝国主义发动了“芦沟桥事变”,妄图以武力吞并我国大好河山。在中华民族处于存亡绝续的紧要关头,我党于事变的第二天发表了庄严宣言,号召“全中国人民、政府和军队团结起来,筑成民族统一战线的坚固的长城,抵抗日寇的侵略!国共两党亲密合作抵抗日寇的新进攻!驱逐日寇出中国!”然而,国民党反动派,却极力压制爱国军队和人民的抗日积极性,推行其妥协退让政策,致使日军的铁蹄迅速踏进北平、天津等地。

平、津失陷后,日寇又分兵向南进犯。徐州失守后,山东完全沦为敌人后方。留驻山东的日寇和伪军,总数近五万人,主要是控制城市、重要港口及铁路交通线,还无力向广大城乡进攻。由于我党坚持抗日的主张发生深远影响,广大人民救亡图存的要求异常迫切,我党领导山东人民,纷纷发动武装起义,组建了人民抗日武装,广泛地开展游击战争,并于一九三八年底组成了八路军山东纵队。山东是联结华北和华中的纽带,可以由此南下华中,北逼平津,且与晋察冀和太行根据地成鼎足之势,对坚持敌后抗战,具有重要战略意义。

为了迅速开展山东地区的游击战争,毛主席在一九三八年十月间召开的党的六届六中全会上就提出:“派兵去山东。”罗荣桓同志参加了这次会议。中央军委又于一九三八年十一月二十五日指示十八集团军部,命一一五师师部率三四三旅进入山东、淮北的新老黄河间,包括津浦铁路东、西,胶济铁路南、北的广大地区。当时任一一五师政委的罗荣桓同志和代理师长陈光同志,率领师部及六八六团于十二月由晋西出发,向山东挺进。一路上,我们在兄弟部队配合下痛击日寇,粉碎了敌人对泰(山)西的九路围攻,取得了梁山歼灭战的重大胜利。一九三九年五月开始,师部率六八六团主力分批由泰西地区,东越津浦铁路,进入新泰、蒙阴、费县、泗水等县的边区。十月进入费县南部的抱犊崮山区,与由我党发动和领导的鲁南人民抗日义勇队第一总队会师。从此,我军打开了发展鲁南抗日根据地的新局面。

在此期间,一一五师的三四四旅和三四三旅的六八五团,则由军委和集总直接指挥,分别进入鲁豫及苏皖地区。萧华同志则率三四三旅一部于一九三八年九月进入冀鲁边地区。

一一五师独立团、骑兵营和教导大队一部,早在一九三七年冬平型关战斗后,由聂荣臻政委率领,在晋察冀根据地坚持抗战。





鲁南,是指蒙山以南,陇海路以北,津浦路以东,沂、沭河以西的广大地区。在这一地区的南部是抱犊崮山区,地形复杂,山势险要,向北连接天宝山山区,与蒙山遥遥相对,南北伸展,成为鲁南地区的脊骨,威胁枣庄,逼近徐州,战略位置十分重要。历史上,武装土匪孙美瑶、刘桂堂等曾长期盘踞在这一山区,历届反动政府对他们都无何奈何。当时以抱犊崮、天宝山为中心坚持和发展鲁南抗日根据地是十分紧迫的任务。但这一带非常贫困,土地稀少而又瘠薄,人民生活非常艰苦。在一一五师到达之前,这里虽有我党领导的鲁南人民抗日义勇队等地方武装坚持斗争,并取得了很大的胜利。但在强大的敌人和顽固派面前,力量薄弱,困难很多。整个鲁南地区,除抱犊崮以东的大炉、车辋一带为我控制外,其余山区多为地方武装所盘踞。他们共有近万人,传称司令就有七十二个之多。他们的政治态度也不一致,多数是接受国民党政府委任,少数和日寇勾结,也有和我党关系好积极抗日的。多数地方武装称霸一方,欺压百姓,鱼肉乡里。那年月,抢掠事件不断发生,苛捐杂税多如牛毛,土匪猖獗,搞的乌烟瘴气,民不聊生。一九三九年春,国民党东北军的一个师又进入这个地区。日寇的魔爪伸进鲁南以后,占据了所有的县城,逐步打通各县城的联系,并伙同汉奸,向山区侵入。他们还利用该区的国民党顽固派的妥协投降,极力扩大势力,并联合加紧反对和进攻我党我军。

按照当时山东军政领导的统一部署,一一五师要坚持这一地区的斗争。我师刚进入这个地区时,工作极难开展。有些反动地主武装关闭围寨,封锁给养,殴打、抢劫我工作人员,捕杀我民运干部。为了迅速打开局面,尽快地创建以抱犊崮山区为中心的鲁南根据地,我广大指战员,不辞一切艰难,针对当时群众的思想情况,广泛宣传党的政策,采取耐心说服教育的方法,特别注意以实际行动感化群众。有时经过彻夜行军,拂晓时到达目的地,有的村寨硬是不开围子门,我们便在村外露宿,即使下着倾盆大雨,也在村外挨淋。冬天没有棉衣,我们就收购羊毛,絮袄御寒;粮食困难,我们就找些豆饼和地瓜叶子吃。事实教育了人民群众,使他们逐渐认识到八路军一一五师是打日本、救中国的队伍,是老百姓自己的子弟兵。

我当时是一一五师政治部一名工作人员,笔记本上记录着一九四0年一月罗荣桓同志在大炉召开的创建抱犊崮山区根据地动员大会上作的报告内容。他说,这里极便于开展山地游击战争,在战略上可以坚持和创建我军的根据地,并能配合苏北和鲁西的平原游击战争,成为他们的依托。罗政委还指出了创建抱犊崮山区根据地的许多有利条件:附近敌伪力量不上一万人,还分布在城市及主要交通线上;顽固派的势力极不统一,而东北军一般表现中立,还不会立即采取公开摩擦;更主要的是我军战斗的胜利,局面将逐渐打开,群众工作也开始广泛地开展起来。代师长陈光同志在做《战略指挥原则》的报告时,也强调指出:“我们要有阵地,才能坚持抗战”,等等。

创建根据地的工作,首先是积极开展游击战争,打击敌伪的罪恶活动。在一九三九年秋冬之间,我们的队伍就向邹、滕、临、费、枣等地进发,严厉地打击了敌人,攻克了滕县的山亭,临沂、枣庄之间的卞庄等地,接着奋力拔掉了由枣庄伸向抱犊崮山区的白山、上下石河等地的日伪据点,打垮了一些勾结日伪的投降派部队和几处最反动的地主武装,从而巩固了以大炉为中心的根据地。在打击了几个反动势力盘踞的土围子以后,我们采取“有理、有利、有节”的斗争方针,强调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人,彻底孤立少数顽固派,分化瓦解了反动势力,争取了一些地方武装,使他们有的保持中立,有的向我靠拢,削弱了敌伪顽固派势力,更好地发动了群众,初步打开了抱犊崮山区的抗日局面,打下了把鲁南山区建设成为八路军单独的抗日根据地的基础。

按照创建和发展鲁南抗日根据地的战略计划和部署,师部逐步把鲁南地区和山东纵队活动的沂蒙山区联成一片。

一九三九年六月,毛主席和党中央指示一一五师:“在鲁南应大放县长区长及在可能的条件下放专员,以争取政权。”我军正确的执行了党中央毛主席提出的方针政策,从部队中抽调了大批干部,分赴各地,协助地方党组织进行创建民主政权的工作。当时师政治部的民运部长潘振武同志就到峄县当了县长。通过广泛宣传党的方针政策,宣传我军取得的胜利,组织发动广大群众进行抗日斗争,先后建立了各级民主政权,成立了县支队人民武装,使鲁南山区呈现一派欢腾的景象。到一九三九年底,我军直接开展了十余个县的工作,协助地方党组织先后建立了六个县的抗日民主政权。在发动群众打击敌伪,建立抗日民主政权的过程中,我们还认真做好抗日统一战线工作。一九四0年二月七日,一一五师发布的《对抱犊崮山区的统战工作问题的指示》中明确指出:各兵团要利用地主阶级内部武装割据之矛盾进行分化工作,不要因纠缠于上层统战关系,而阻碍群众工作的开展与深入。这个指示在下达的同时上报中央,不久,毛主席回电表示同意《指示》所采取的方针。由于贯彻执行了这一指示和我军胜利的影响,鲁南地区的抗日民族统一战线得到了迅速发展,原大炉民团的领导人万春圃同志起了积极作用。在他的联络下,许多地方实力派的武装纷纷向我靠拢。一一五师进入大炉,组成了临、郯、费、峄四县边联,宋子成同志任边联党的书记。大炉民团改编为边联支队,万春圃同志任支队长。我们还通过地方党对邹、滕两县东侧孔照同部(当时称暂编第六师)开展工作。在当地名流彭畏三同志的联络下,孔部第二旅(董尧卿任旅长)多次参加我六八六团对敌作战,白彦战斗后,并入我六八六团。孔照同的其余部队改编为地方游击队。我军很快争取了峄县南北、运河两岸和费(县)、泗(水)边区五千余人的地方实力派武装,接着又选派了大批干部及一部分部队,对这些武装进行了整顿,并先后将其编为峄县支队、鲁南运河支队、邹滕费泗宁五县游击队等。当时,我军和东北军以及国民党鲁南区专员张里元等部,一般都保持了友好关系。

与此同时,我地方党组织所发展起来的地方武装,先后编为沂河支队、尼山支队。一九三九年十月成立了鲁南铁道游击队,这支长期活跃在津浦路和临(城)、枣(庄)支线的部队,给敌人以沉重打击。一九四0年秋后,一一五师又建立了临、郯、赣(榆)东(海)边区游击队,打通了鲁南区与滨海区的联系,并在滨海区南部开辟了新区。这些地方武装都为进一步发展和巩固鲁南抗日根据地做出了贡献。





南下郯城、码头,是地方党组织和地方部队早已提出的任务。郯码平原是苏鲁边境上最富庶的地区,是联系山东和苏北、华中的枢纽。它控制沂、沭两条河流的中段,直接逼近陇海铁路。因此,南下郯码对于巩固以抱犊崮为中心的山区根据地,开展平原游击战争,具有重要意义。当时,郯码地区的形势相当复杂,日伪军为了在郯码一带站住脚跟,一面修筑临沂至郯城、郯城至码头两条公路,一面在郯城、码头、李家庄、傅庄、华岩寺等地设置据点,建立伪政权。这些据点多由伪兴亚救国军、伪保安队等占据。当地的国民党顽固派头子梁钟亭、阎丽天之流勾结敌伪,进攻我军,肆无忌惮地镇压人民抗日运动,致使人民群众苦难深重,处在水深火热之中。

为拯救受苦受难的民众,组织领导这一地区的抗日运动,我一一五师抽调了部分主力,在地方党组织的配合下,向郯码进军。一九三九年十月,我军配合山东纵队的陇海南进支队攻克了临郯公路上的伪军据点李家庄,接着于十一月底又向破坏抗日工作、杀害我工作人员的顽固派所盘踞的码头镇进行反击。阵阵的寒风袭击着行进的队伍,队伍中有许多同志还没穿上面衣,有的虽然已经穿上了自己用羊毛絮成的棉袄,也只剩下挤在一起的几个羊毛球,根本不能御寒,但战士们抗日救国的热忱,打汉奸,解救老百姓的求战精神战胜了寒冷。经过急行军后,我们于拂晓时渡过了沂河,一过河就是码头镇,先头部队以猛烈的炮火压住了敌人,机关炮吐着愤怒的火舌,地方武装在我军炮火的掩护下早已抄袭了敌人的侧翼,在我军的猛烈的打击下,敌人崩溃了,逃窜了。

我军占领了码头镇后,开展了广泛的宣传工作,这时《鲁南时报》也油印出版了,民运工作干部配合地方党组织展开了群众工作,提出了“有人出人,有力出力,有钱出钱,实行合理负担”,群众的抗日情绪十分高涨,“母亲送儿打东洋,妻子送郎上战场”的动人情景到处可见,许多青壮年踊跃报名参加八路军。许多知识青年纷纷参加了当时我军举办的“鲁迅艺术大队”。在这块辽阔的土地上,燃起了抗日烽火,响起了抗日战歌。

反动派是不甘心失败的。他们经过一番处心积虑的策划之后,在一个漆黑的夜晚里,集结了大批武装,偷偷逼近码头的外围,有的竟进驻了码头镇和近邻的围寨,梦想一下子使我们全军覆灭。我们早就预料到了敌人的阴谋,不仅师直机关和地方武装早已手持武器进入战斗岗位,迎战来犯之敌,而且一支援军从湖西横跨南阳湖,越过津浦路,也急行军赶到郯码地区。这样,进攻我们的敌人,反被我军包围,除部分被我军歼灭外,大部分逃散了。这支援军,是我军六八五团一部所发展编成的苏鲁豫支队第四大队(大队长梁兴初),他们赶到郯码地区以前,于一九三九年二十五日在费(县)滕(县)公路上之兑头沟伏击日军运输部队,全歼敌军六十余名。

一九四0年一月,我军一度攻克郯城,缴获了大量武器,武装了自己。

回忆当时,活跃在反“扫荡”反投降斗争第一线的抗日地方武装和广大群众,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显示了不可战胜的力量。我曾记得,有一次当敌人以强大的兵力占领郯城码头后,曾动用十二辆坦克和六辆汽车,在码头西北的层山周围十几里内,活动了一天一夜,妄图消灭我主力部队和地方武装。但就在这一昼夜中,我抗日民主政权,发动广大民众,在公路上挖了许多纵横交错,又深又宽的“抗日沟”,破坏了桥梁,致使敌人的机动车辆进退无路,陷入困境。与此同时,我地方武装曾连续两次猛袭西哨、南哨等据点,攻克下了日伪盘踞的老巢。敌人恼羞成怒,先后五次疯狂地进攻庄坞,妄图摧毁当地的抗日民主政权,但在我地方武装的打击下,节节败退,我军缴获敌步枪四十余枝,毙伤敌伪二百余人。由于这些地方武装日夜活动在沂河两岸,不断打击敌人,迫使敌人不敢轻举妄动。

在党和抗日民主政权的领导下,郯码地区相继成立了各级行政委员会,民主选出了在斗争中经过考验的区长、乡长,先后成立了几百个农民救国会和青年抗日先锋队。在码头、层山、涌泉等战斗中,农救会和青年抗日先锋队有力地配合了我军作战,发挥了很大作用。特别值得一提的是青年抗日先锋队员,他们以无比的坚强和勇敢,出现在战火纷飞的战场上。

在地方政权和我一一五师驻鲁南部队的协助下,一九四0 年三月八日,鲁南妇女联合会宣告成立。同时,郯码地区的妇女抗日救亡运动也蓬蓬勃勃地开展起来,到三月底,便成立了几十个区分会,这是郯码妇运工作空前的壮举。广大妇女在慰劳、募捐等工作中,取得了很大成绩。





著名的白彦战斗,是一九四0年三月间,我一一五师在鲁南进行的一次重大战斗。

位于费县西部的白彦镇,地处抱犊崮与天宝山区中间,是汉奸孙鹤龄的老窝和日军控制的重要据点,也是我们创建鲁南抗日根据地的重大障碍。一九四0年二月十四日,我一一五师调集六八六团、特务团和苏鲁支队等部,集中力量对白彦之敌发起了猛烈攻击,摧毁了白彦及其周围的据点,端掉了孙鹤龄的老窝,解救了白彦地区的广大群众。当时六八六团团长张仁初、政委刘西元,特务团团长吴仕安、政委王根培,苏鲁支队司令张光中、政委彭嘉庆,他们都为坚持鲁南的斗争做出了贡献。

敌人受到严重打击后,并不甘心失败,他们纠集了兵力,连续数次向白彦进攻。我军为巩固这一地区,并为向天宝山区发展打开道路,也必须控制白彦。正因为如此,具有重大意义的反复和敌人争夺白彦的战斗,就不可避免地展开了。

三月七日,邹县以东城后据点的日伪百余人,第一次向白彦发起进攻,在我一一五师健儿的英勇打击下,敌人扔下数具死尸狼狈逃窜。

十二日,城后、费县西北的大平邑和费西南的梁丘等据点的日军一千余人,在汉奸孙鹤龄残部的配合下,兵分三路,向白彦发动第二次进攻,妄图采取分兵合击的战术,置我军于死地。我特务团、六八六团、苏鲁支队等部,在白彦外围四十里地带,与敌人展开激烈战斗。日伪军以猛烈的炮火掩护,向我阵地连续攻击。我军沉着应战,利用白彦两侧山地的有利条件,阻击敌人并发起冲锋达五次之多,给敌人以重大杀伤。城后之敌,被我六八六团阻击于白彦的西南的柴山,歼其大部。大平邑南犯之敌,在白彦以北也遭到我军痛击。为了更有力地歼灭敌人,我军采取了灵活机动的战略战术,先主动放弃白彦。敌人乘我转移之际,于下午四时许,像一群恶狼钻进白彦。当晚十二点,我六八六团一部趁敌立足未稳,又勇猛异常地袭入白彦,与敌逐屋争夺,奋勇厮杀。敌人拼命挣扎,于十三日拂晓向西北逃窜,我特务团和六八六团一个连跟踪追击,痛歼穷寇。在我追击下,逃敌释放毒气,并乘机钻入南径(在白彦与城后之间)。我军当即将南径团团围住,下午四十许,城后之敌二百余人乘坐汽车多辆赶来增援,又被我击溃。战至黄昏,残敌在大平邑援军掩护下狼狈逃走,血泊中丢下了二百多具尸体。

我军获捷后,鲁南各处的日军、汉奸惶惶不安,纷纷求援于滕、峄、费等县之敌,并再度纠集了五千五百多人,妄想挽回败局,向白彦发动了第三次进攻。

十九日,敌人又大平邑分兵出动,一路直犯白彦西北的官庄,一路向东进攻白彦的太阳崮。我六八六团和由苏皖边区调来的苏鲁豫支队第一大队(大队长胡炳云、政委田维扬)在官庄、太阳崮与敌人展开激战,杀伤了敌军的有生力量。费县之敌,也大举西犯。二十日,日军五百余人复经梁丘向关阳司进攻,在通过北魏庄、张庄时,被我军伏击,激战两小时,敌窜入庄内凭险固守。我军于当晚挫败敌人,攻占了北魏庄和张庄。但各路之敌却终于重占白彦。

二十一日晨,由滕县出动敌三百余人,向东经桑村直攻柴山前,妄图与占据白彦的敌人回合,又被我击退。当天晚上,我军以强大的攻势向敌人发起了总攻。根据事先侦察好的情报,首先摸入白彦村西头的敌人弹药库,搬出了敌人存放的炮弹三百多发和一部分子弹,接着继续摸进睡满了敌人的住房之中,把敌人的枪支全部运出后,愚笨的敌人方从梦中惊醒。惶恐之敌晕头转向,纷纷向外奔跑,多数被我军刺死。这时,我后续部队从村西北角和东南角打入村内,用刺刀和手榴弹向敌人展开激烈的巷战。六八六团一个排,首先冲入敌群,他们英勇顽强,浴血奋战,在杀伤了大量敌人之后,全排壮烈牺牲。他们的英雄事迹,鼓舞了全体指战员。 残酷的白刃战,持续到天明。二十二日拂晓,官庄来援之敌六百余人被我击退。白彦之残敌,穷凶极恶,在释放大量喷嚏、催泪窒息性的毒气之后,乘机狼狈逃窜。

在连续十四个昼夜的三次激烈争夺战中,我军共打死打伤日伪军八百多人,缴获长短枪三百五十余支及大批弹药和军用品。白彦战役的胜利,大灭了敌人的威风,鼓舞了我军民的士气,为鲁南抗日根据地进一步扩大与发展奠定了基础。战后,苏鲁豫支队第一大队又南越陇海路,返回苏皖边区,参加坚持华中抗战的斗争。

我一一五师在鲁南的节节胜利,坚定了人民群众抗日的信心和决心。随着,鲁南大片地区的开辟,各地纷纷成立了抗日民主政权。根据中共山东分局和山东军政委员会的决定,一九四0年四月以赵博同志为书记的鲁南区党委成立了,有力地领导各地委、县委的工作。军队也有了很大发展,除建立和扩大主力部队外,还成立了许多地方武装,使鲁南的抗日斗争向着更有计划、有组织的方面发展。到十月间,成立了鲁南军区,领导地方武装。军区归一一五师指挥。军区司令员兼政委是邝任农同志。

日军仍不甘心他们的失败,特别是几次占领白彦计划失败后,又集中第三十二师团、二十一师团、独立第六和第十混合旅团各一部共八千余人,于一九四0年四月十四日,由邹县、滕县、枣庄、峄县、临沂、费县等据点,分成十几路,向我抱犊崮山区根据地进行大规模的合围和梳篦“扫荡”,妄图趁青纱帐未起来之前,一举消灭我军。

敌人这次“扫荡”部署周密,阴谋毒辣。 “扫荡”时,不仅出动强大的兵力,而且为防备我军乘据点空虚进行袭击,还大量增加各据点的兵力。敌人的进攻部队,采取了宽大正面和梯次配合。在行动中,先以伪装成我游击队的小部队为前导,主力则避开大道,隐蔽前进。各路敌人进行密切配合,互相策应,沿路建立临时据点,处处设防,步步为营,还狡猾地预设许多埋伏部队以防我军突围。在“扫荡”我中心区前,敌人首先在我边沿地区“扫荡”了一周,在费县南部的崮口和滕县的山亭等地进行了几个小规模的合击。从四月二十一日起,开始向我腹地推进,以费南的大炉为中心形成大规模的合围。敌人在“扫荡”我中心地区的同时,还在抱犊崮山区外围——滕、费边区及峄县等地进行了“扫荡”。同时在梁丘和堰头两处设置了临时兵站,以供应弹药和给养。回忆当时的情景,真是乌云翻滚,硝烟弥漫,敌人大有一口鲸吞我鲁南根据地之势。

面临敌人重兵压境的严重局面,我军和地方党组织经过周密的研究和分析,根据罗荣桓同志指示,制定了切实可行的反“扫荡”作战方案:(1)各部队分区坚持斗争,以少数部队配合人民武装坚持内线斗争,将主力分散置于边沿地区,以保持高度机动性;(2)利用隐蔽地带穿隙插空,远离多面敌人,靠近敌人之一路,不即不离,既便于打击敌人一部,又容易摆脱合击;(3)坚强侦察工作,准确掌握敌情,摸清了再打,看准了再跳;(4)在敌人迫近时,适时灵活地转入敌之侧翼,并伺机以伏击、袭击等战术打击敌人。

为了认真贯彻罗荣桓同志提出的作战方案,我一一五师师部率特务团两个营和边联支队一起在内线坚持斗争。为适应战斗的需要,师直机关成立了干部武装排,勤杂人员战斗班,实行机关自卫。并派出机关干部任侦察,掌握敌情。在这次敌人“扫荡”过程中,我们师直属部队在费县、临沂、滕县等地,寻找空隙,灵活穿插,多次避开了敌人的合围,保存了有生力量。在战机有利的情况下,主动与敌人交锋。如在大炉以西的宗光峪、车辋西北的潘家庄等地,我们就狠狠打击了小股进犯之敌。

在这里要特别说到的是罗荣桓同志带领我们政治部和两个连队,在边沿地区进行了灵活的游击战。有时以一个连的兵力,牵制敌人许多部队。敌人攻占了一个高地,需要很长的时间和付出很大的代价,其结果往往是不但不能消灭我们,反而被我们搞得晕头转向。反“扫荡”的战斗活动,使政治干部学习了军事,政治机关受到了锻炼,更加战斗化了。

在外线,峄县支队于四月三十日,在驼山前击溃了由枣庄出犯的二百余敌人,击毙了六十多人。敌人在这里的合围遭到失败,在其他几处的合围也宣告破产。但焦头烂额的敌人并未因此而罢休,他们重整旗鼓,调整部署,再次集结了大量兵力,伺机反扑。五月四日,从峄县、枣庄、临城、韩庄等据点共出动三千余人和数百骑兵,分成十五路围攻驻在峄县西南的诸楼和罗庄的我军。敌人先用密集的火力封锁我出路,然后再用大炮不停地轰击,仅一个小村子就落下了炮弹四十多发,围墙被炸开许多缺口,我军机枪阵地也被炸飞的黄土掩埋起来。我们的战士像铁人一般,以大无畏的精神,冒着枪林弹雨,一次又一次地进行反冲锋。在战斗的激烈阶段,驻在运河南岸的运河支队,立即渡河增援,猛扑敌人的指挥阵地。敌人受到出其不意的正面攻击和侧面夹击,顿时一片混乱。我军在大量杀伤敌人之后,乘机突了出去。经过一天的血战,打死敌联队长广田中左以下共三百多人。

经过一个多月的英勇奋战,敌人的“扫荡”被彻底粉碎了。据统计在这段时间内,我们与敌人进行大小战斗三十多次,共毙伤敌军二千二百余人。我鲁南军民用机智勇敢和鲜血生命,保卫了以抱犊崮为中心的鲁南根据地,谱写出可歌可泣的壮丽诗篇。

在粉碎敌人对鲁南的大“扫荡”以后,五月间,我军继续执行向北发展,开辟天宝山区的战斗计划。天宝山区在白彦以北,紧靠滋临公路,北接蒙山,和鲁中抗日根据地相接连。五月中旬,我痛剿盘踞天宝山区的刘桂棠匪部,并经过不断深入的统战工作,争取改编了控制这一山区的地方武装,对推动和发展鲁南抗日根据地,具有重要意义。我军还在滋临公路以北蒙山以南的地区连续粉碎了日军及刘桂棠匪部的联合“扫荡”,先后在武安镇、小卞桥、王庄取得了共歼敌六百余人的胜利,沉重打击了敌人,巩固了新区。

一九四0年底,我开拓了广大的鲁南抗日根据地,并扩大和密切了一鲁中、湖西、滨海以及苏皖地区的联系。鲁南抗战形式达到了发展时期的顶点。在南迄郯码、北达滋临路的南北斜长的山区内,在临、费、邹、滕等地的敌伪和依附在他们外围并互相勾结的国民党反动派的包围之中,建立了我党领导下的鲁南抗日根据地,为坚持鲁南抗战奠定了稳固的基础。



作者简介:梁必业(1916.03~2002.10),男,江西省吉安县人。中国人民解放军高级将领,军事科学院原政治委员,原中央军委列席常委,原中央顾问委员会委员。中国共产党的优秀党员,久经考验的忠诚的共产主义战士,无产阶级革命家,政治家,杰出的政治工作、军事教育和军事理论研究领导者,为人民军队的建设,为繁荣和发展军事科研工作,做出了突出贡献。中共第十一届、十二届中央委员。第三届全国人大代表,第四、五届全国人大常务委员会委员。1955年被授予中将军衔,获二级八一勋章、一级独立自由勋章、一级解放勋章。1988年获一级红星功勋荣誉章。



相关内容

  《根源》教材编写会议召开 [2016-04-26]
  “两学一做”学习教育阅读图书 [2016-04-15]
  《根脉—沂蒙根据地十五讲》出版发行 [2016-03-15]
  《沂蒙抗日记事》发行座谈会举行 [2015-07-21]
  教育基地2015年教材编写会议召开 [2015-02-27]
  山东省党员领导干部党性教育基地改造提升建设项目前期论证评审会召开 [2011-12-29]
  彰显主题 突出特色 着力增强党员干部践行群众观的自觉性 [2011-12-08]
  山东省工艺美术学院、山东画报社专家来党性教育基地考察指导工作 [2011-10-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