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 on this page requires a newer version of Adobe Flash Player.

Get Adobe Flash player

通知公告 培训有关情况的问答   
今天是: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科研开发 > 口述沂蒙革命历史
棍棒毒打下 严守党的秘密
[字号: ] 2015-08-03    阅读次数:708


[记录抗战岁月 传承沂蒙精神——口述沂蒙抗战历史]

訾忠:棍棒毒打下 严守党的秘密

     [编者按]为纪念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贯彻落实中央省市有关部署,由市委宣传部、市社科联、市委党史研究室、沂蒙晚报社、沂蒙文化学会共同举办的记录抗战岁月,传承沂蒙精神口述沂蒙抗战历史活动。我们将带读者陆续走近当年参加抗战的老同志,听他们讲述历史,追溯那段光辉的革命岁月,感受胜利背后的家国情怀,挖掘当事人身上所体现的沂蒙精神,继往开来,继续深入传承和弘扬沂蒙精神,建设好我们的美丽家园。

口述人:訾忠  记录整理:车少远  录制:《沂蒙风采》摄制组



訾忠每天坚持看报

1924年,我出生在周井铺村(现属兰山区义堂镇)。早年间,我的祖父、父亲为了抵御土匪,带领周井铺十几个人参加了民团。1938年的3月25日,日军进占义堂、南楼,放火烧庄,虽然五十九军受命返回临西,在古城一带设立防线,但临沂已岌岌可危。26日一早,地下党员和我父亲带领本村二十多名青壮年,扛起老套筒、汉阳造等二十多支步枪,埋伏在村东和村南,准备抗击日军的进攻。当天下午,日军调了大队人马向周井铺进攻,机枪、小炮扫射轰炸,最后村武装面对敌人猛烈的炮火,不得不撤离。

我就是在这样的环境中度过了自己的童年,从小树立了抗日救国的志向。


訾忠(后排右一)年轻时和家人的合影
      

    矿坑监狱实施越狱

1939年,我被派到山东纵队费县游击第二大队,在费县马庄一带打游击。两年后,转入地下工作,在临沂与费县交界地区成立地下武装游击小组。当时游击小组既没枪又没炮,于是我到临郯费峄四县边联办事处申请武器。组织上称,即便给你武器你也带不回去,沿途都是鬼子的岗哨。组织给我写了一封介绍信,让我到鲁中战区沂临边联县办事处申请。

正当我途经方城镇东蒋村时,意外碰到了王洪九的人,当时我才16岁,身上带着组织的介绍信和自己画的对敌斗争地图,还有一份地下党员名单。慌乱间,我被敌人识破,从我身上搜出了地图和地下党员名单。为了掩护名单上的战友,我主动承认自己的八路军身份,并称名单上的人都是逃犯,我此行就是为了抓这些逃犯。

狡猾的敌人并没有听信我的说辞,当时就把我吊到树上,用棍棒毒打。事后,又把我押到朱保动了大刑逼供。为了掩护战友,我咬紧牙,誓死严守党的秘密。

在朱保审讯完,我被押到兰陵矿坑监狱,被关在这里七个半月。这个监狱关押的都是乡保长、富户、嫌疑犯等等,经常被严刑拷打。王洪九的人将犯人脱了上衣,用鞭子沾上水抽,抽到两肋血淋淋为止;杠子压,犯人站在两块砖上,腿腕处夹着一根长木棍半蹲着,审讯人员站在木棍上,最多时能站八个人。最让人难以忍受的是“四害叮咬”,监狱里厚重的石墙上蚊子成串,臭虫、跳蚤遍地都是,犯人被捆绑着任由这些四害叮咬。

这样下去,早晚得被敌人折磨死,于是,我们计划越狱。在组织、计划、密谋之后,确定初冬的一个夜晚越狱。正当我们准备越狱时守备提前得到消息,大家被挨个吊起来严刑拷问。第一次越狱失败后,我和狱友们筹备再次越狱。

当时,日军对王洪九部队采取打拉政策。一打一拉,拉则必打。驻临沂和驻费县日军1000多人带着钢炮数门,开着坦克,分别从临沂城、费县城出动,一夜之间将矿坑据点全部包围。整个矿坑监狱乱作一团,也就是在这个时候,我们逃了出来。


清剿王洪九匪点

1944年8月,组织上任命我为武装乡乡长,负责马庄区东部武装对敌斗争和临费边地区工作。我到牛田一带建武装乡,除组织上给我配了一把枪以外,两手空空,这种情况下,我打出了武装乡的旗号。首先,我以牛田为中心,发动群众抗日,组织民兵站岗放哨,向南北发展。几个月时间,将15个村组织了起来,建立了村政权和党的组织,成立了农救会、妇救会、儿童团、自卫团,组织了村民兵,建了联防大队,从而使武装乡有了群众基础,受到了群众支持。

1945年春,上级展开了春讨王洪九战役。鲁南军区采取两次军事行动,横扫王洪九部的一些据点。第一次,在2月底3月初,第二次战斗是在3月底4月初组织的规模较大的进攻战。

2月底的一天夜里,我向鲁南军区特务团副团长崔梦坡介绍了沂艾庄据点的敌情以及附近的地形。夜晚,战友们包围攻打了小围子,因为当时没有攻坚炮火,久攻不下,后转为围点打援。我们将王部增援的特务大队打得狼狈而逃。随后,我们又对王洪九的路南据点展开进攻。

1945年春季讨王战役,我们解放了沙沟崖、寿衣庄、朱保等五个据点;1945年秋季讨王战役,我们打下了李家寨、后乡、王庄等五个据点。这年的12月,我被派到滨海区党校学习,转了党的组织关系到了党校。



打击匪特“水鬼毛人”

王洪九撤逃临沂之后,妄图东山再起,布置和安插了一些特务潜伏在临沂城及其周围地区。淮海战役后,王部少数逃散的官兵回窜到临沂,潜伏破坏。潜伏的特务用电台联系,抢劫作案,扰乱我后方及城市秩序。我们开始了与隐藏敌人的斗争。

1949年冬,敌特在已解放地区勾结地、富、反、坏分子又搞新的花样,在阴暗的角落里,化妆成“水鬼毛人”,大肆活动,制造“怪影”,大刮“水鬼毛人”的妖风。先在东海一带,后来刮到临沭、郯城。妖风越刮越大,来势迅猛,不久,刮到了临沂城,搞得人心惶惶,谣言四起。说什么“水鬼毛人”披头散发,黑面獠牙,浑身是毛,指甲似秤钩,见人挖眼扒心,特别是爱吃小孩的心。群众思想紧张,恐惧异常。

为了消除群众的恐慌和疑虑,充分发动群众开展反“水鬼毛人”的斗争,首先,我们对干部、群众进行广泛深入的宣传、动员和教育,用事实说明根本就没有“水鬼毛人”。所谓“水鬼毛人”就是特务、坏人翻穿皮袄、披头散发、打上鬼脸出没在黑暗的角落里,进行反革命破坏活动。

此外,为了配合反“水鬼毛人”的斗争,鲁中南军区话剧团在大众舞台演出反“水鬼毛人”的节目,反映特务、坏人化妆“水鬼毛人”进行破坏活动被抓的内容。

1951年春节前,“水鬼毛人”的妖风在城区已经平息,广大干部、群众在胜利喜悦的气氛中欢送鲁中南党、政、军机关及其部队搬迁曲阜,欢迎临沂专区搬到临沂城。



【采访札记】

去年我与訾老有过一面之缘,老人精神很好,走路腿脚灵便。4月3日,时隔一年再见訾老,老人思维依旧非常清晰,每天坚持看报,只是腿脚略有不便,走路只能迈小碎步。今年已经91岁的他,聊起当年的抗战经历,说讲上三天三夜也讲不完。可无论讲到哪一段,訾老始终做到“严守党的纪律,保守党的秘密,对党忠诚”。这不是唱高调,面对生死,他是坚定地这么做的。鲐背之年,志向不改。(车少远)

 



相关内容

  祖父送儿抗日 父亲护送刘少奇 [2015-08-03]
  就是死,也要把鬼子赶出蒙阴 [2015-08-03]
  誓死保卫“英勇抗日模范村” [2015-08-03]
  大青山上,我们用生命突围 [2015-07-24]
  誓死阻击 147名村民英勇牺牲 [2015-07-24]
  跑遍几十个村庄发动群众们支前 [2015-07-24]